欢迎来到赵春华律师网站

  • 移动应用
  • 微信关注
  • 联系我们
  • 联系客服
刑事辩护律师团队
  •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刑事案件咨询  > 刑事辩护
刑事辩护律师质量判断标准遵守的基本原则
来源:苏州刑事律师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6日

美国等国家将刑事辩护分为有效辩护和无效辩护两种,我们制定刑事辩护的判定标准,可以吸取他们的经验,但并不是全盘接受,应该制定符合我国具体刑事辩护律师情形的标准。

苏州刑事律师

但是这种分析是建立在假定辩护律师总是称职和勤勉的基础上,但是这仅仅是对司法逻辑的理想观念而已。在现实世界,并存着律师的好与坏、勤勉与懒惰。许多辩护律师经常以“外在阻力”大为由为刑事辩护的质量差进行辩护,以掩盖不积极辩护之实。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由于“外在阻力”确实普遍存在,这就使得辩护动力不足的问题一直被掩盖着,很难揭示出来。随着司法改革的推进,尤其是随着辩护律师进行积极辩护的外在阻力渐渐消除,这一问题会暴露的越来越明显。

苏州刑事律师认为,刑事辩护的质量标准应该包括三部分内容:

第一部分是从正面确定刑事辩护的达标标准,要求辩护律师履行合理称职的辩护义务;

第二部分是从反面确定什么是错误的刑事辩护,要求刑事辩护的律师最 大 限 度地避免此类行为的发生;

第三部分是确定质量不高的刑事辩护,督促刑事辩护律师改进工作中的不足,提高自己的辩护水平。考虑到我国当前律师队伍的素质不高、辩护律师执业的法律环境和社会环境未尽如人意等实际情况,在判断错误辩护时应适当,只将明显的失职行为认定为错误的刑事辩护。对达到刑事辩护质量标准的情形,我们认定的标准较严格,对错误的辩护认定标准又较窄,所以质量不高的刑事辩护在实践中就会出现的较多。

坚持实体与程序并重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35条(现《刑事诉讼法》第37条)专门就“辩护人的责任”做了规定,该规定强调了实体辩护而忽略了程序辩护。由于这一规定是立法者关于辩护人在刑事诉讼中依法履行辩护职责的总纲,也是评价辩护人辩护工作好坏优劣的一个总标准,因此,它在刑事辩护的理论上和实践上都造成了一定的偏差。斯特里克兰标准主要侧重于保护程序公正,从而获得公正审判。

这些标准并不符合我国的情况,在对辩护人辩护质量的判定上应当体现实体辩护与程序辩护并重的要求。也就是说刑事辩护律师要认定其行为是符合标准的辩护,达到了辩护的要求,辩护人应该履行了程序和实体上的义务,同样,如果要认定辩护律师没有履行责任和义务也应该从两个方面来认定,不能只是着眼在实体上。

实体上的判断主要指辩护方围绕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构成犯罪以及应否承担刑事责任这一问题提出的有关证据或辩护意见,符合案件事实或符合刑事实体法的规定,被办案机关接受或采纳,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获得无罪、罪轻、减轻或者免除刑罚等有利的处理决定。程序上的判断性则是指辩护方在诉讼过程中,针对侦查、检察、审判机关在诉讼中存在的程序违法行为,提出异议要求纠正并获得解决的有利结果。

在我国,程序正义的价值虽然在理论上受到了重视,但在司法实践中还没有真正受到重视,违法办案现象诸如律师办案遇到的“三难”、超期羁押普遍存在,刑讯逼供屡禁不止,时有发生。在此情形下,在辩护人的辩护中进行势在必行。

(三)注重对辩护行为的考量

根据《律师法》第31条规定:“律师担任辩护人的,应当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所以有学者曾这样解释刑事辩护的质量标准,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特别是辩护律师提出的正确的辩护意见或主张被办案机关接受或采纳,在实体上或程序上做出了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利的诉讼决定,比如在侦查阶段案件被撤销,在审查起诉中获得不起诉决定,在审判中被判无罪,超期羁押被解除,违法管辖被纠正,非法证据被排除等等”。这种对刑事辩护质量标准的定义关注的是实体的结果——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能否被采纳,能否产生有利于被追诉人的结果。

我们认为,确定中国刑事辩护的质量标准侧重点应该在考量辩护律师是否合理地履行辩护职责,应当从行为上来考量质量标准的问题,而不是唯结果论。基于此,我们应从多元的视角全面解释辩护质量标准的内涵。如果刑事辩护律师认真实施了刑事辩护所必需的诉讼行为,提出了正确的法律适用主张,在诉讼过程中遵守职业道德,即使最终律师提出的正确的辩护意见或主张没有被办案机关接受或采纳,在实体上或程序上也没有做出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利的诉讼决定,律师的辩护行为也是达到了刑事辩护的质量标准。

反之,如果刑事辩护律师没有实施刑事辩护所必需的诉讼行为,提出错误的法律适用主张,在诉讼过程中不遵守职业道德,即使最终律师提出的辩护意见或主张被办案机关接受或采纳,在实体上或程序上也做出了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利的诉讼决定,律师的辩护行为也是没有达到了刑事辩护的质量标准的。

谈到刑事辩护质量标准的构建问题,自然就会想到美国的无效辩护制度,无效辩护制度对于促使律师尽心尽力地履行辩护职责,保障被告人获得有效辩护是有积极意义的,所以有人主张我国应借鉴美国做法引入无效辩护制度。也有人认为,这种主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从总体上讲,我国不具备引入无效辩护制度的条件。

本文不探讨无效辩护制度是否应该引进的问题,因为我们认为,无论是否引进无效辩护制度,我们都应该有自己的明确的评价刑事辩护质量的标准。马库斯·白金汉和科特·考夫曼就曾说过:对标准的衡量能永远推动绩效表现。

2012 年刑诉法修改在刑事辩护制度上有很大进步,而刑事辩护质量的判断标准问题作为刑事辩护制度的核心,却未被纳入考虑之中,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如果辩护人未尽职责,致使犯罪嫌疑人、被追诉人被判有罪、罪重等情形,根据什么来认定辩护律师的不当行为;如果辩护人己经尽到了合理的职业义务,但是仍然被犯罪嫌疑人和被追诉人认为没有尽职尽责,根据什么来评估辩护人的辩护行为。我国没有一个具体的衡量标准,没有可行的标准就无法衡量律师在刑事辩护中的质量,所以确定刑事案件辩护的质量标准对刑事辩护制度的有效运行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接受委托的刑事律师起码还有来自当事人及其近亲属的监督与制约,而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则全然没有任何外来约束机制。为了监督刑事辩护的效果,应该确立刑事辩护的标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