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赵春华律师网站

  • 移动应用
  • 微信关注
  • 联系我们
  • 联系客服
刑事辩护律师团队
  •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刑事案件咨询  > 走私犯罪
苏州刑事律师介绍走私犯罪中相关掩饰、隐瞒类行为的具体认定
来源:www.zchlaw6.cn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3日

根据苏州刑事律师陈述标准,笔者对走私犯罪中相关掩饰隐瞒类行为具体区分认定如下:

1.走私货物入境后自行销售的行为。刑法第153条规定了行为人违反海关法规,走私刑法第151条、第152条、第374条规定以外的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较大,或者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后又走私的行为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


根据《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第64条的规定,物品是指个人以运输、携带方式进出境的行李物品、邮寄进出境的物品,包括货币、金银。超出自用、合理数量的,视为货物。

司法实践中,行为人走私超出自用、合理数量的货物,其目的往往是销售牟利,此涉及本犯对走私普通货物的事后销售、处分等掩饰、隐瞒行为的认定。

笔者认为,因行为人是基于其获取非法税差的动机而对走私入境的普通货物、物品自行处置的行为,该税差并不是基于行为人处分该普通货物、物品本身而获取,而是基于其未如实申报的行为,因此该普通货物、物品不宜认定为犯罪所得,而应是将其非法获取的应缴未缴的税额作为犯罪所得。

同理,行为人走私普通货物、物品后又自行销售的行为不应认定为洗钱犯罪,但是,如其对于非法获取的税差部分进行转移、转换等则可以认定洗钱罪。此外,如其销售的货物是国家法律规定的非法经营的货物或者其他禁止流通货物(如毒品、淫秽物品),可以考虑另行构成非法经营罪、贩卖毒品罪、传播淫秽物品罪。

2.间接走私(直接购私)的行为。刑法第155条规定了以走私犯罪论处的两种情形,即直接向走私人非法收购国家禁止进口物品和其他数额较大的货物、物品,以及在内海、领海、界河、界湖没有合法证明情况下运输、收购、贩卖国家禁止进出口物品和其他数额较大的国家限制进出口货物、物品。此涉及他人对走私货物的掩饰、隐瞒行为的认定。

笔者认为,对于行为人本人实施运输、收购、贩卖的,则应根据刑法第155条的规定,以相关走私罪名予以认定;如是他人帮助本犯对非法收购的走私货物进行运输、收购、贩卖的,则视其是否有通谋情况,分别认定走私共犯或洗钱犯罪或者掩饰、隐瞒犯罪。

3.间接购私的行为。如前所述,行为人走私货物入境后通常存在境内的销售行为,那么从对合性而言,势必存在其他人员的购买走私货物、物品行为,同样,在直接购私人收购走私货物、物品后,也存在继续销售牟利的行为和其他人员的收购行为,甚至延伸出的继续销售、购买行为,此同样涉及本犯的自行处分、他人的收购、再处分等掩饰、隐瞒行为的认定。

笔者认为,对于行为人在他人走私入境后予以收购走私货物、物品,以及在直接购私人收购走私货物、物品后继续销售时向其购买走私货物、物品的,首先要区分走私的货物特定类型。在走私普通货物情况下再区分其主观明知情况,分别以洗钱犯罪或者掩饰、隐瞒犯罪予以处理。

4.提供贷款、资金、帐号的行为。刑法第156条规定,与走私罪犯通谋,为其提供贷款、资金、账号……,或者为其提供运输、保管、邮寄或者其他帮助的,以走私罪的共犯论处。此涉及未与走私罪犯通谋情况下的提供贷款、资金、帐号等行为的掩饰、隐瞒行为的认定。

笔者认为,对于该类行为的认定,首先要查明行为人与走私分子是否有通谋,此处的“通谋”认定不应局限于事先通谋,根据两高、海关总署《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5条的规定,事中形成的共同故意也可认定为通谋,并规定了两种推定认定的方法;其次在无通谋情况下,应查明行为人对他人从事违法犯罪的明知情况,可以认定为洗钱罪或者掩饰、隐瞒犯罪。

5.使用本人或他人银行账户向境外付款的行为。走私犯罪是建立在跨境贸易基础上的逃避海关监管的行为。不管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跨境贸易,势必存在交易双方,以及存在资金的流转。即使是合法的国际贸易,在低报型走私犯罪中,行为人往往会拆分成正常报关部分和差额部分分别进行对外付款;

在非法贸易情况下,行为人不可通过正常付汇渠道进行合法性付款,往往会通过个人资金账户或者地下钱庄等形式对外付款,也可能在境内进行现金支付。此涉及对走私犯罪中本犯对外付款的行为和他人提供资金账户等行为的性质认定。

笔者认为,在低报型走私犯罪中,因行为人势必要拆分成正常报关部分和差额部分分别进行对外付款,对于本犯,此行为系其走私犯罪的组成部分,应认定为走私犯罪,对于他人提供银行账户供本犯使用的,同样要区分其有无通谋情况,如其知道是用于走私犯罪,亦认定为走私犯罪的帮助犯,如不明知,则查明有无被蒙骗情况,如系蒙骗则不宜认定犯罪,如没有被蒙骗情况而是一种放任故意,则综合其主观明知内容,分别以走私共犯、洗钱犯罪或者掩饰、隐瞒犯罪认定;

在非法贸易情况下,行为人不可通过正常付汇渠道进行付款也不可能申报入境,对此种情况应予以打击,对于本犯倾向于认定为走私犯罪,对于他人也要区分是否有通谋情况,有通谋定共犯;无通谋但有通过个人资金账户或者地下钱庄等形式向境外付款的,则结合其主观明知情况可认定为洗钱犯罪。

此外,在无法查明行为人是在走私犯罪既遂前还是既遂后提供银行账户的情况下,应坚持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宜以轻罪认定。

6.使用本人或他人银行账户境内收款的行为。具体包括:一是走私犯罪分子在走私货物入境后进行销售时,存在使用本人或他人银行账户进行收取销售款的情形;二是在海上绕关走私情况下,存在大量的走私犯罪分子使用本人或他人银行账户事先向其他国内人员收取货款的情形;三是在包税通关型、代理报关型走私犯罪中存在走私团伙、报关企业收取代理费用、通关费等情形;四是共同走私犯罪中的相关人员收取报酬、分配走私犯罪所得或者利益等情形。

苏州刑事律师认为:第一,走私犯罪分子在走私入境后进行销售时,使用本人或他人银行账户进行收取销售款的,对本人如是涉税类货物、物品的不单独定罪,如是毒品或者其他禁限类物品的,可认定为贩运毒品、非法买卖枪支、非法经营等犯罪的组成部分;对于他人,如系本犯走私涉税类货物、物品入境后的延伸销售行为,不宜认定为犯罪,如是毒品或者其他禁限类物品的,因系本犯走私犯罪既遂后的帮助行为,结合查明的主观明知内容,分别认定窝藏毒赃、洗钱或掩饰隐瞒等犯罪。

第二,对于在海上绕关走私中的犯罪分子使用本人或他人银行账户事先向其他国内人员收取货款的,原则上认定为走私犯罪,对于他人提供银行账户的认定方法同上。

第三,对于包税通关型、代理报关型走私犯罪中的通关走私团伙、代理报关企业收取代理费用、通关费等的,因此类人员往往是与收发货人具有事先通谋,帮助货主进行通关,依法认定为走私共犯。

第四,对于共同走私犯罪中的相关人员收取报酬、分配走私犯罪所得或者利益的,视其是否是共同走私犯罪成员或者有无走私犯罪通谋区分认定,有则认定为走私共犯,其分赃、获利行为不再单独评价;

但对于无犯罪通谋的人员提供银行账户,并有非法利润分配行为的,视其主观明知内容,可认定为洗钱犯罪或者掩饰、隐瞒犯罪,但其犯罪数额应以走私犯罪分子的犯罪所得或收益来认定,不宜将其实施犯罪的投资货款一并计入。

2009年11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洗钱犯罪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了7种“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行为,从刑法规定及司法解释规定看,洗钱罪的中的掩饰、隐瞒行为主要表现为提供资金账户、财产转换、转移资金、转移资产。通说认为:“洗钱罪侵犯的客体是复杂客体,包括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和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

掩饰、隐瞒犯罪俗称赃物犯罪。赃物犯罪使犯罪所违法形成的财产状态得以维持、存续,妨碍了公安、司法机关利用赃物证明犯罪人的犯罪事实,从而妨害了刑事侦查、起诉、审判作用,也妨害了国家对犯罪赃物的追缴活动。

因此,刑法第312条规定了掩饰、隐瞒犯罪对此类行为予以打击,并在《刑法修正案》(六)(七)中予以了修订。因其侵犯的法益是司法活动,因此该罪名设置在“妨害司法罪”一章。

2015年5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1年4月修正)第10条第1款规定,通过犯罪直接得到的赃款、赃物,应当认定为刑法第312条规定的“犯罪所得”。

上游犯罪的行为人对犯罪所得进行处理后得到的孳息、租金等,应当认定为刑法第312条规定的“犯罪所得产生的收益”。

从该规定看,掩饰、隐瞒犯罪中的掩饰、隐瞒行为主要表现为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第10条第2款规定了“居间介绍买卖、收受、持有、使用、加工、提供资金账户、协助转换财物,协助资金转移、汇往境外等行为”应当认定为刑法第312条规定的“其他方法”。

此外,刑法第349条第1款规定,为犯罪分子窝藏、转移、隐瞒毒品、或者犯罪所得的财物的,系窝藏、转移、隐瞒毒品、毒赃罪;第2款规定,事先通谋的,以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的共犯论处。

从上述规定可见,走私犯罪中相关掩饰、隐瞒行为的认定涉及走私罪、洗钱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以及窝藏、转移、隐瞒毒品、毒赃罪等。

从法条关系看,刑法第312条的规定是针对掩饰、隐瞒犯罪的一般法条;刑法第191条的规定是针对掩饰、隐瞒犯罪的特殊法条;而刑法第155条的规定是根据走私犯罪的特殊打击要求而对直接向走私人购买走私货物、物品行为以走私罪论处的修正性规定,亦系特殊法条规定。

同理,刑法第349条第1款是针对从严打击毒品犯罪的特殊规定,而刑法第156条的规定(以及刑法第349条第2款)则是刑法理论上所称的注意性条款规定,其与刑法总论中的共同犯罪规定并不冲突,而是对与走私犯罪分子通谋并提供帮助的行为应认定为共同走私犯罪的提示。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通谋,刑法第349条第2款和《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条规定的是“事先通谋”和“事前通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