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赵春华律师网站

  • 移动应用
  • 微信关注
  • 联系我们
  • 联系客服
刑事辩护律师团队
  •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刑事案件咨询  > 贪污受贿犯罪
完善我国贪污贿赂犯罪量刑标准苏州刑事律师探讨
来源:www.zchlaw6.cn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3日
贪污受贿犯罪定罪量刑标准的修订紧密关涉贪贿犯罪圈的划定、国家对贪贿犯罪的惩治力度、刑事司法资源的负重、公众对刑法的认同等重大问题,对其改革完善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务必需要审慎稳妥、科学合理、切合实际地统筹考虑,既要注意克服当前贪污受贿犯罪定罪量刑标准的缺陷,满足惩治贪污受贿犯罪司法实践的需要;又要注意刑法规范明确性与司法可操作性之间的平衡,有助于实现量刑公正和罪责刑相适应,增强公众的刑法认同。秉持上述理念和原则,改革完善我国贪污受贿犯罪定罪量刑标准及相关立法,当前应着力从以下五个方面推进:

(一)确立“数额+情节”的二元弹性定罪量刑标准。应当取消现行刑法典中贪污罪、受贿罪定罪量刑的具体数额标准,改为“数额+情节”并重的二元弹性模式。立法如此修改之后,再由司法解释根据反腐败形势和经济社会的相关情况,对贪污受贿犯罪定罪量刑的具体数额、情节标准作出明确。关于“数额+情节”的二元弹性定罪量刑标准,有两点需要注意:

(1)这里的数额是指概括数额而非具体数额。概括数额即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等档次,而非具体的数值或者数量。

(2)数额和情节应当并重。应当提升情节在贪污受贿犯罪定罪量刑标准中的地位,确立数额与情节并重的二元标准,将数额和情节都作为衡量贪贿行为社会危害程度的基本依据,使之在贪污受贿犯罪的定罪量刑中都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二)引入罪群立法模式并明确各自定罪量刑标准。建议待时机成熟时,应积极借鉴相关国家贪贿犯罪的立法经验,在系统梳理、认真分析贪污受贿犯罪立法规范以及相互关系并适当调整有关罪状的基础上,考虑引入罪群立法模式,形成以一般贪污罪、受贿罪为主体,以其他特殊贪污受贿犯罪为补充,次层分明而又互相衔接的贪污受贿犯罪的罪群体系。罪群体系确立后,均统一按照“数额+情节”的两元弹性模式,根据各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配置法定刑;再由司法解释根据反腐败形势和经济社会的发展形势,对定罪量刑的具体数额、情节标准作出明确规定和适时调整。

(三)受贿罪与贪污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应分开设立。贪污罪与受贿罪都属于贪污贿赂类犯罪,都侵犯了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的廉洁性,但两罪的犯罪客体不完全相同,犯罪数额在两罪社会危害程度的评价中作用和地位不一样,两罪的犯罪成本和犯罪黑数也不一样,因而对两罪不应适用同一的定罪量刑标准,而应当予以分立。

(四)应由司法解释规定并科学、合理地设定具体数额标准。由司法机关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掌握或者颁布立法解释来确定的做法均为不妥,应由司法解释规定一个相对确定的幅度,再授权省级司法机关根据本地区经济发展状况,并考虑社会治安状况,在司法解释规定的幅度内明确本地区执行的具体数额标准。具体数额的确定可以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主要基准,并在参酌货币购买力、居民消费指数(CPI)、通货膨胀等因素的基础上进行适度调节。

(五)妥善解决数额标准适用时的省际冲突问题。司法解释对贪污受贿犯罪定罪量刑具体数额标准规定的是一个相对确定的幅度,由于各省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平衡,其确定的具体数额标准肯定会不一致。贪污受贿犯罪地与审理法院所在地不在同一省的情况下,可参照刑事审判管辖的规定,适用犯罪地所属省的具体数额标准;在多个省份贪污受贿或者贪污受贿的共犯在不同省份作案,而各省的具体数额标准存在差异的情形下,应按照“就严不就宽”的原则,适用标准最严(最低标准)的所属省的具体数额标准。